世间有很多情感,而爱情只有一种


脸红、沙漠


站在巨人的肩上看世界


我时常保持着感到脸红,最大的秘密是脸红引起

这个年 起飞了

一点点补充。

2月14日 13:17 南昌——武昌

              22:58 武昌——拉萨

2月19日              拉萨——西安

2月21日 00:36  西安——南昌...


懂矜持吗

我曾经清空过loter

当我发现你还在关注我时

我又关了空间

我发现你凌晨5点还来看

我明明能拉黑的

我舍不得。 我没法拉黑你  电话还是任何社交软件 

从认识的时候就这样了啊 我舍不得

可是你凭什么还有资格去知道我的近况

绝望让我自己担着 我不想不想不想原谅这一切

对于你的离开 我毫无怨言

原来爱是能让人放下底线的

我已经忘记 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写下多少关于你的事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

我不止一次厌恶自己了

那和你说话 就一句 就算补充也不说

发长一点也无所...

早在那个14岁生日的早晨

有些东西我就明明白白的失去了
它出现
它控制了我全部的生活
从此以后
我再也没能长大

写在一个人飘荡思绪的年末

这一年很少有自己独自生活的时候
你还能呼吸 那这些事你都得去习惯 两个人住一块是抵触的 是勉强的 有时被习惯只能想想好 可是 是真的需要吗
而已经遥远的想法不可追 我难受着这一切 想起写出来也仅仅是一个人在地铁上 难得的一个人
我才是那个亏欠自己最多的人啊 我连自己都活成这样 那些寄希望于我的人 他们只是失望而已 他们在对自己负责
抱歉我卑鄙的活着 避开一切的我 我怎么能认清自己 迟钝缓慢懒惰的我 我原是这样不被所有人看好 还记得大学因为别人的断言而蒙着头哭 现在自己也坦荡麻木照着过去的路走着 没有任何长进 我只是世界上的渣滓 拥有奴性的沉默
如果生气都要想很久 连大哭都没办法 那是...

大概病了

一年测一次。

把把抑郁

我以为我是抑郁情绪

我总觉得我和别人不一样

我以为我没我想得那么难受

原来 我该去看医生

百度了一下南昌心里医生

穷吧。穷人还有资格生富贵病呢?

最好的方式大概是离群索居 我自己能好的

讨好型人格吗 还真是可悲 明明自己微不足道

难以交心却尽力扮演这个躯体代表的角色

明明已经厌恶透顶了啊

说什么生而为人对不起 对你妈

我到现在还在想 你没经过我同意生我?

老实说太大逆不道了 可这完全是真实的想法

看了无数多他们活着的故事 却没感到任何好感动的

对我而言 ...

有时没风

你总是想这想那 无法掌握自己的生活

生活是不断侵占着相互空间,表达多一点的自我和隐藏的真正欲望和谐共处。在一场场你来我往中,没有谁在意对方的表达感受,我们尽力用自己舒服习惯的姿势宣告着自我。曾经不舍,迷茫,困惑,都在独特性感的个体中完美凝固,行走的万千大众,数亿的故事每天交互开始/枯萎/发展/消融。不得不也独自扛着希望,夜里,有着心事。

1 / 3

©  | Powered by LOFTER